80后农村小伙席政峰:自筹资金开办敬老中心
时间:2018-04-11      文章来源:黄河晨报      责任编辑:王杰

席政峰在与敬老中心的老人聊天。 陶登肖 摄

  “35岁、一米八的帅小伙、公司的总经理”,这些关键词让人很难把眼前的席政峰和养老联系在一起。

  13年前,席政峰毅然辞去税务局的“铁饭碗”,从工地上一名“打杂工”开始,做过施工员、测量员、资料员、技术员。由于勤奋又善于学习,他很快升为工程部部长、经营部部长,后来又晋升为公司副经理、经理、总经理。去年,席政峰又牵头创办了一家养老院,开始追逐他的“养老梦”。

   很多人不理解席政峰当初为什么选择放弃税务局的工作,等事业成熟稳定后又大胆涉足“有钱人不愿做”的民办养老院。对此,他的解释是:“养老不仅是家庭问题,更是一个社会问题。以前我改善的是个人生活条件,以后我要尽自己的能力提高老年人的晚年生活质量。”

为改变现状,放弃人人羡慕的“铁饭碗”

  席政峰,生长在盐湖区大渠乡,在校期间学习的是会计专业。21岁那年成功考入税务系统,成为一名许多人羡慕的税务工作人员。

  “我来自农村,家里不是很富裕。结婚、买房让家里欠了不少外债,可是当时工资只有1000多,除了日常开支,根本攒不下钱去偿还这些债务。”席政峰说,为了改变现状,2005年过年的时候,他婉拒了亲朋好友聚会的邀请,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家里,思考今后的发展方向,要么按部就班当一名上班族,要么辞职闯出自己的一片天。

  最终,席政峰决定置之死地而后生,向领导提出辞职。虽然当时有很多人不理解他,但是庆幸的是妻子十分支持他。辞职后,席政峰去工地开始打工。“刚到工地上打杂工,什么活都干,哪缺人就被分到哪个岗位。”席政峰说,最初心理落差特别大,作为公职人员按时上下班,不用风吹日晒,一下子到工地上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,好在他在农村长大,这些苦他都坚持下来了。

  施工员、测量员、资料员、技术员……工地上的不同工种他都干遍了,在这期间他还自修了计算机专业。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,加上努力,3年后,席政峰晋升为工程部部长。之后,席政峰凭借骄人的业绩,一步步升为公司总经理。

  席政峰的姑姑在医院上班,2016年一次家庭聚会时,说到老年患者的护理问题。说者无心、听着有意,姑姑随口一说的话,席政峰牢牢记在了心里。

  “办养老院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的奶奶。”席政峰说,“奶奶今年92岁,前两年回家时发现老人经常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,看着让人心疼。我就想像奶奶这样的老人有很多,他们的儿女们既要忙于工作,又要照顾家庭,对老人难免有照顾不到的时候。要是自己能开一家养老院,照顾这些老人该有多好。既能让儿女安心工作,又能给老人安一个温暖幸福的新家。”

跑遍全市,只为找到合适的地方

 席政峰虽然手里攒了一些钱,但是要创办一家敬老中心,资金还是远远不足。“我就发动身边的亲戚朋友一起投资,大家对我的想法还是比较赞同,很快筹集好了所需资金。”席政峰说,说干就干,他一边开始考察、学习成功养老院的经验,一边寻找合适的地方。

  为了找一个合适的地方,席政峰天天在市里走街串巷。“目前,市区的养老院大多在郊区,市内的养老院相对较少。我希望给老人在市区寻找一片‘世外桃源’,让老人既享受安静,又方便生活。”席政峰说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最后,席政峰在中城办附近将八一西街一座公寓楼改建成了“忠诚敬老中心”。

  “我心中的敬老中心是一家医护型养老机构,在提供传统养老模式所包含的养老服务的基础上,为老年人提供专业化医疗和康复服务,实现了传统养老服务与现代医疗服务的结合。”席政峰说,他说服在医院工作的姑姑联系医院老年病科,成为该院医养结合的合作单位,又劝说几个亲戚到他的敬老院,当起管理和护理人员。

  “对老人,要有孝心、爱心,再加上学习一些护理老人的专业知识,敬老院才能得到人们的认可。”席政峰将奶奶接到敬老院,并针对老年人的生理、心理状况,制订了入院老人的作息、饮食、康复等一系列计划。

  2017年重阳节当天,忠诚敬老中心正式开业。没有做广告,更没有花言巧语的承诺,只是靠着自己村里人口口相传,短短几个月,就有30位老人在家属的护送下,来到敬老中心。“开办敬老院不像做其他事情,每天要时刻关注老人的细微变化,还要承受很强的精神负担。一年来,我电话从没关过机,没有特殊情况,我都是在敬老院里过夜。”席政峰说。

  80后的席政峰,平时穿着干净利索,可一旦投入敬老院的工作,显得比同龄人更成熟、稳重。

  “我喜欢和老人聊天,一聊就是三四个小时。每位老人身上都有很多故事,别看他们现在头脑不太清楚,有的甚至会做出让人费解的事,但他们在过往的年代里撑起一个家,所以,每次看到他们,我都是用敬仰、敬佩的眼神和他们交流,更是用心去呵护照顾他们。”席政峰说,都是开办敬老院的工作感悟,用心去做一件事情,人就会领略到许多生活的哲理。

一花独放不是春 万紫千红春满园

  几经周折,席政峰的敬老中心慢慢稳定下来了。现在,敬老中心有40多位老人,还承担了附近十来位老人的日间照料。“我们敬老中心是市区唯一的一家提供日间照料服务的敬老中心。每个老人一个月仅收费300多元。”席政峰说,日间照料近几年在许多村里开始实施,市区并没有这样的机构,他要把这项服务也搞起来。

  “养老行业虽然苦、累、脏,但是能实现自己的梦想,又能够为社会和老年人做点事,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。我想在现有养老中心的基础上,将来想要做成养老服务集团,将我的品牌发展到各个市区,统一模式,统一管理。还要成立养老服务管理公司,为其他养老机构提供管理服务;将来还会开设一个拥有自主品牌的养老服务培训学校,专业培养养老行业的管理者、护理员和其他工作人员,这样可以为全市的养老机构输送大量的专业人才,也能减轻一部分再就业的压力。”席政峰兴致勃勃地谈着他的“养老梦”。

  现在的都市生活,养老问题确实是个沉重的社会问题,总要有人来做这件事情,席政峰希望有爱敢想的年轻人能加入到养老大军中,让更多的老人安享晚年。 (陶登肖)